首页 > 资讯 > 《浮世欢》浮世欢txt百度云 GC 浮世欢罗御

浮世欢

架空|傅欢,顾江卿|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41 人赞过 赞一下
《浮世欢》为阿予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放心,我没有允,我是个好人。”见她激动,感觉起身安慰,他本来是打算让傅欢知晓自己的心意,自己不是顾江卿那样的小人,不会辜负于她。“你?都是恶人!你和他不过就是狼狈为奸罢了!何谈什么好人与坏人之分呢?


版权来源:互联网
《浮世欢》为作者阿予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放心,我没有允,我是个好人。”

见她激动,感觉起身安慰,他本来是打算让傅欢知晓自己的心意,自己不是顾江卿那样的小人,不会辜负于她。

“你?都是恶人!你和他不过就是狼狈为奸罢了!何谈什么好人与坏人之分呢?”

傅欢有些无力,自己身处大梁宫中,若是聪明之人应当可以借助这个大梁帝来巩固自己的地位然后对顾江卿等人施加报复,以至于对整个大梁施加报复,可惜,她的心很小,目前做不到。

秦楚心一阵阵的抽疼,似乎被人拿针不断地戳着,面前的人是他认定之人,她不可能放弃的,唯有不断地走近她,让她接受自己,不然他活了这么多年就是白活了。

“在你心中我是个恶人,但总有一天我会是个善人的!时间会证明一切,证明我对你的爱!”此刻的秦楚显得十分的卑微,他想,遇见她,他就是他的努力,任她驱使。

煽情的话从秦楚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并不能打动傅欢,在她的心中荡下阵阵涟漪之后趋于平静,“妄想!”

秦楚不管她信不信,直接让人寻了一些奇闻异事之书来,傅欢抄佛经,他就在一旁看着游记,“你不必顾及我,只当我不存在即可。”

顾欢嗤笑一声,“昏君!”

这个君,昏不昏也只有清楚知晓,他无却笑笑,并没有将傅欢的话放在心上,既然她觉得自己昏那便是昏君吧!不过是仗着自己喜欢她发些小脾气罢了!

这几日皆是这般,秦楚一直陪着傅欢,傅欢不愿意走动,他担心会闷出毛病只在宫殿中烦她,恼得她只能往外走。

原本帝王娶后有三日不必上早朝,待到第四日,文武百官皆是立在了金銮殿之上,却是未曾等到那年轻的帝王,等到是一个太监,“这几日皇上身体抱恙,免早朝!”

那些御史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各自议论纷纷。

顾江卿是大离之人,这些官员皆是看不起大离人,何况是叛徒,除却了个别打算拉拢人心的人之外,其他人同顾江卿都没有来往。

“定然是那妖后使了什么妖法,不然皇上怎会不来?”

一人这么说着,其他的人自然会跟着这么说下去。

“确实,以往陛下再如何的无厘头也不会这般不知晓轻重,自打娶了那妖后变了,妖后祸国啊!咱们对不起先帝的器重!”

也有人听不下去了,辩解道,“指不定皇上抱恙呢?”

“皇上身体一向好,休沐三日怎的就有恙了?我可听说了,那妖后之前可还跟过那顾大人呢?非完璧之身嫁给了陛下!”

“……”

众说纷纭,一旁的顾江卿眼睛微红,看向身边站在的丞相,说道,“下官家中珍藏许久的桃花酿今日开坛,不知晓丞相大人可愿光临寒舍?”

丞相眼中闪过精光,“哎,是本官的荣幸,顾大人,请!”

“丞相大人,请!”

书本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浮世欢》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架空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浮世欢》,作者(阿予)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作者相关

阿予

作者:

阿予

VIP精品试读

  • 《破棺而出:王妃独家冠宠》活动牙套价格 完结版 破棺而出:王妃独家冠宠章节目录

    破棺而出:王妃独家冠宠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破棺而出:王妃独家冠宠》的网络创作,是作者恬剑灵原创的古代言情新书,网络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夜凉如水,银月如钩,点缀在暗夜中,晕荡着迷离的幽情。此夜,注定是风情无限。不出所料,沈湾薇被留在了御淋轩,而素兮,则被遣送回了素紫阁。果真是,迎新人,送旧人,半点不留情……明明夜已到了极致,而素兮,却

  • 《余生不再因你悲伤》余生不再因你悲伤免费 耽美 余生不再因你悲伤出柜

    余生不再因你悲伤

    《余生不再因你悲伤》由网络作家南国公主所著,终于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结局,宋妍,宋妍霏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筱媛示意那些黑衣人松开宋妍霏,没有了钳制,她猛的跪坐在地上。想把宋母的骨灰捧起来放进罐子里面,可筱媛不知又从哪里端来一盆水,猛的向宋妍霏的手上泼去。骨灰瞬间被冲散,零零散散的混合着水布满客厅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