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权宠惑世妖妃 全文阅读 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801

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

玄幻言情|阿娘,童养媳|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24 人赞过 赞一下
这回本人展现给各位粉丝们百里将芜原创网络小说《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光环人物是阿娘,童养媳,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约莫是只母兔子。”轩辕翎点头,后知后觉才想起来,母兔子,对某个人来说,是个致命诱惑。果不其然——饕餮把脑袋伸了过来,试探性的问道:“小月儿啊,这兔子能不能化形啊?”“你少乱打主意。”轩辕翎一巴掌把饕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为作者百里将芜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约莫是只母兔子。”轩辕翎点头,后知后觉才想起来,母兔子,对某个人来说,是个致命诱惑。

果不其然——

饕餮把脑袋伸了过来,试探性的问道:“小月儿啊,这兔子能不能化形啊?”

“你少乱打主意。”轩辕翎一巴掌把饕餮脑袋拍开,隔绝了他的视线,道:“即便化形了,也是个小女童,难不成你饕餮大爷,还有恋童癖不成?”

饕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能承认这有辱尊严的事情吗?

“修行不易,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轩辕翎悲天悯人的看着小兔子,取出一粒金色的药丸来,喂给兔子吃下了。

几乎是瞬间,小兔子身上便凝蕴起了一层柔和的白光,覆盖住整只兔子,待白光渐渐散去,便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乖乖的站在地上。

那小娃娃顶着头顶的两只兔耳朵,还不能够站稳,在原地踏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许是磕疼了,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立马便蒙上了一层薄雾。

小嘴微微撅起,两只耳朵动呀动的,那样子,还不惹人怜爱。

只一眼,轩辕翎便立马把饕餮的脸拍开,因为这个小娃娃,身上是一丝不挂的!

然而,饕餮根本就没什么兴趣:“挡什么挡,老子都看到了,不就一小屁孩,毛都没长全,你怕什么?”

“那也是非礼勿视!”

轩辕翎才不管饕餮怎么样,赶紧施了个术法,替小白兔变出了一套衣服穿上。

小白兔低着头瞅了瞅身上的衣服,抬起头来,朝轩辕翎露出了一个淳朴的笑容,然后奶声奶气的叫着:“阿娘……”

轩辕翎:“……”

她这是又多了个女儿了?

轩辕明澈双眸闪烁着精光:“……”

他这是多了个妹妹?

饕餮掏了掏耳朵:“……”

无上神殿从此又多了个混世魔王?

轩辕明澈摸了摸小奶娃的兔耳朵,谁料小奶娃的耳朵上立马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羞嗒嗒的戳着小手道:“哥哥不要摸我耳朵……”

轩辕翎深吸了一口气。

得,她这无上神殿都成婴儿收留所了。

轩辕明澈看了小奶包半晌,咬着小手不解的问道:“阿娘,为什么她的耳朵不能化形?”

轩辕翎解释道:“她还小,借助我的仙丹化形已经是不合修炼之道了,再修炼一段时间,便能够完全化成人形。”

饕餮摸了摸下巴,唇角露出一抹阴笑:“我瞧她顶着两只耳朵挺可爱的,干脆别修炼了,让她给你儿子当童养媳算了。”

这样正好,省得日后轩辕明澈长成紫冥邪那妖孽的模样,出去祸害别人,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你瞎说什么!”轩辕翎大方的赏了饕餮一脑瓜,眼神简直跟要吃人一般,“我让你顶着你的狗头出去晃悠,看你乐不乐意?”

还童养媳?

就她儿子先前调戏虞止妹妹的事情,她就已经打算让她儿子长大后娶了他妹妹了,这要是再来个童养媳,虞止肯定要杀了她的!

轩辕明澈问:“阿娘,给她取什么名字?”

书本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百里将芜)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阿娘,童养媳)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百里将芜)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被很多人誉为玄幻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目录

作者相关

百里将芜

作者:

百里将芜

VIP精品试读

  • 《万古第一狂帝》剑帝归来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狂帝天然受

    万古第一狂帝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万古第一狂帝》的网文,是作者墨衣如旧最新力作的玄幻新书,网络创作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而加上之前所收获到的凝气丹,一共加在一起,就足足有着五百颗。叶枫直接拿走了五十颗凝气丹,将修为冲刺到了武者九阶巅峰。而郝玉、擎天几人,以及不少府中实力强劲的弟,也因这凝气丹突破了一重修为。他们府邸的实

  • 《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88读书网 蕾丝 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游戏类型小说

    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

    优质作品《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是小生无花创作的一本游戏类型的作品,本新书的主要人物卫青,李飞,精彩情节试读:“耶!”白嫣然兴奋的跳起来。“太好了姐姐。”白雪微翘嘴唇甜甜的笑着。“呼……”唐小梦如释负重地大口呼吸着,疲惫道:“终于结束了。”“一个游戏打得这么提心吊胆,除了恐怖游戏,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游戏能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