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薄情总裁冷娇妻》薄情总裁冷娇妻沈婉清全文 同人志 薄情总裁冷娇妻straight(直人)

薄情总裁冷娇妻

豪门|沈婉清,韩以辰|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9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家创作《薄情总裁冷娇妻》由林清川最新写的豪门类型的创作,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沈婉清,韩以辰,剧情余音绕梁,可以一阅。书中主线围绕:沈婉清被送回别墅。当天的工作也被取消,广告公司那边甚至提出解约,并要求沈婉清在一定时间内处理好绯闻,否则将控告沈婉清违约,取消广告合作。云昕气的不行,只能忍气吞声的和广告商保证会尽快处理完绯闻。舆论中


版权来源:互联网
《薄情总裁冷娇妻》为作者林清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沈婉清被送回别墅。

当天的工作也被取消,广告公司那边甚至提出解约,并要求沈婉清在一定时间内处理好绯闻,否则将控告沈婉清违约,取消广告合作。

云昕气的不行,只能忍气吞声的和广告商保证会尽快处理完绯闻。

舆论中心的风暴越来越大,韩以辰全面停止工作,网上一片骂声。

只剩下一部分铁粉还在坚持着相信韩以辰,被喷的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郑萱萱的一则采访视频毫不留情的踩在韩以辰的脸上,将那一小部分支持韩以辰的人也给打败了。

视频里,记者借机问了郑萱萱关于网上舆论的问题。

在短暂的沉默后,郑萱萱握紧话筒,仿佛坚持正义的使者,又不敢言明只能模棱两可的说道:“其实在剧组的时候就经常看到韩以辰和沈婉清关系很亲密,也曾在外地拍摄时看到沈婉清出入过韩前辈的房间,或许两人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网上已经爆出两人拥吻的照片,可见板上钉钉的事实,萱萱不敢明说是否因为忌惮某些人?”主持人一副了然的神色,随后又故意在镜头前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然后继续逼问。

“这……毕竟是前辈自己的事情,我还是不多嘴了。”郑萱萱尴尬的拢起刘海,对着镜头笑了笑。

……

沈婉清看到这里,眼底一片阴郁,“郑萱萱还真是玩的好一手落进下石!”

“嗡——!”这时,丢在茶几上的手机发出急促的震动,沈婉清关掉平板,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一阵犹豫。

“叶臻……”他怎么会……

沈婉清深吸一口气,指尖几次悬在挂断键上犹豫着没有按下,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喂……”

“你在哪?”男人低沉压抑着怒意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

“在家。”沈婉清心尖一颤,喉咙发干。

“原来你背后的靠山是韩以辰,沈婉清你是什么时候搞上了他?”针尖一样的讽刺传来,叶臻冷酷的嗓音中夹杂着浓郁的怒火和仇恨,仿佛被夺走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没有!”沈婉清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的回答。

“没有?深夜幽会又搂又抱的!他睡过你几次了?嗯?”低沉的声音里多了些颤意,他听似冷静的嗓音里带着压抑的嫉妒,快要将他吞噬。

叶臻坐在办公桌前,一遍又一遍看着电脑屏幕里亲密搂在一起的良人,牙槽骨磨了起来。

偏执的占有欲烧上他的理智,他恨不得立即冲到她面前,让她明白究竟谁才是她的男人。

“我跟韩以辰什么也没有,有人陷害我冒充我!这个答案你信吗?”沈婉清早已失去辩解的兴致,闷哼一声,清冷的声音带着因为失望和压抑的细微颤抖。

“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被陷害上了韩以辰的床?”叶臻不满沈婉清敷衍的回答,较真的逼问,幽暗的眼底暗潮汹涌,他烦躁的扯开领结,情绪悄然间开始失控。

书本点评
这本《薄情总裁冷娇妻》算不上是一本好的豪门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林清川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目录

作者相关

林清川

作者:

林清川

VIP精品试读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笔趣阁 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精彩阅读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是术小城新写的一本都市网络小说,设定引人入胜,文笔朴实无华,可以一阅。“于磊,如果这个共轭方程的性态相同于v=Ulogr+V,且U与V在区域R内是连续的,那么U(ε,ζ)等于多少?”奥数国家队集训第三日,刘干事拿黑板擦敲了敲黑板,今天轮到他讲代数,他是负责代数的教练。“

  • 《顾太太嫁一送一》顾太太嫁一送一百度云 女王 顾太太嫁一送一强受

    顾太太嫁一送一

    《顾太太嫁一送一》由网络作家姬茹灵兮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顾云,白尚奇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那四个红本分别是两本离婚证书和两本结婚证书,显然男人已经利用他的关系,给白尚奇和叶晚办了离婚证,又为他和叶晚办了结婚证。白尚奇犹豫了一瞬后,回答:“可以。”叶晚苦笑,原来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