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登基吧,少年》大明望族 完整版免费阅读 登基吧,少年诱受

登基吧,少年

历史|霍宝,老爹|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84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作品《登基吧,少年》由雁九执笔的历史类型的创作,剧情中的主人翁是霍宝,老爹,主线跌宕起伏,不容错过。精彩情节试读:第一章啥都能祖传残冬已逝,春回大地。南山村的农人经过去年春夏大旱与秋疫,早已经是口粮殆尽,就等着春时。春来雨至,万物萌发,野菜能添肚子,春播是新一年希望。立春,无雨。雨水,无雨。惊蛰,无雨。春分,依然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登基吧,少年》为作者雁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啥都能祖传

残冬已逝,春回大地。

南山村的农人经过去年春夏大旱与秋疫,早已经是口粮殆尽,就等着春时。

春来雨至,万物萌发,野菜能添肚子,春播是新一年希望。

立春,无雨。

雨水,无雨。

惊蛰,无雨。

春分,依然是无雨。

地里空,肚里空,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焦躁,一天比一天绝望。

*

“呼……呼……嗷……噜……嗷嗷……”

村口霍家的小院里,一头捆起来的半大黑猪叫声凄厉;小院门口,三三两两的,聚了十几号人。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装扮与神情,白麻衣裳,神色呆滞,眼睛不由自主黏在黑猪上,眼神十分狂热。

目光若真似刀,只怕早已将黑猪剁成饺子馅了。

不管与霍五家远近亲疏,人人眼睛都冒了绿光,肚中“咕噜噜”如雷鸣。

霍家要杀猪了?

杀猪,有肉吃!

*

霍家堂屋。

霍大伯对大门外的变化浑然不觉,正苦口婆心劝堂弟:“老五,这不年不节的,说杀猪就杀猪啊!如今这光景,大家连米都吃不上,谁还舍得花钱买肉?那猪才多大?你留一留回头长成了往县里卖,能换多少口粮!小宝性子熊,你还不拦着,可不能这样惯孩子!”

“谁熊?我儿熊?!咳,我儿才不熊!满村里数去,哪儿有比我儿还伶俐乖巧的!”

霍五大病初愈,瘦得两腮凹陷,一瞪眼却仍是一股子凶悍之气,尤其说到了儿子,护犊子的他更是要与人拼命一般。

“咳咳咳咳……”这一着急,一口气上不来,更是惊天动地的咳嗽。

霍大伯慌了手脚,连忙给他拍背,改口,“不熊,不熊,随了你的根子,那是最伶俐的,可疼孩子没这么疼的……”

“咳,这么好的孩子,我干什么不疼?就说这些日子,这里里外外的活儿哪一件不是小宝做的,他娘去了我又病了,这小半年给他累得都瘦了……”

提到亡妻,硬朗汉子一直挺直的背佝偻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柔和低沉。

“搁在别人家十来岁就下大田,小宝都十三了,干点儿家里的活儿怎么就累瘦了他?”

“小宝打小儿灶都没烧过,可你看,我病这俩月,他端屎端尿没半点儿嫌弃,做饭熬药样样都上手了!你说村里哪个比得上他孝顺?有这么个孝顺儿,弟弟舍不得闭眼,逆了老天也挣命活下来!”

霍五说着说着,红了眼眶,可声音再次抬高起来:“咳,今儿别说杀猪,就是我儿想杀人,他老子也乐意递刀!”

“……”

霍大伯直勾勾看了他半天,最终也只叹了口气。

久病床前无孝子。

霍大伯的老妻也是年前时疫没的,儿孙不是不孝,可还比不得小宝。

想起日子好好的,一场时疫下来,家家挂白,堂兄弟各有伤怀。

*

堂兄弟两个口中的熊孩子小宝,此刻离的不远,就在隔了半条街的霍大伯家。

个头高挑的少年,唇红齿白,相貌周正,一身白麻布衣衫浆洗的十分干净,比起村里泥猴似的小子们,显得格外整齐清爽。

霍宝没有进屋子,而是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东厢房。

东厢房外搭了梯子,梯子顶上,一个长手长脚的少年正在小心翼翼的揭瓦。

等两片瓦揭下来,好好的屋顶就多了一块补丁。

这上房揭瓦不是别人,正是东厢的主人,霍大伯的长孙石头。

霍宝有些不好意思,这是大侄子的新房,新娘子还没娶进门呢,就这么破相了。

可村里多用的都是竹瓦,自家也不例外,就石头去年新造的新房是土瓦片。

石头没有直接下房,探出脑袋问道:“宝叔,两片够用么?”

霍宝想了想,这瓦片要在火上烤,谁晓得禁不禁用。

“那就再来几片,过些日子我去县里再买来补上!”

“不用不用,就几片瓦,让二叔捎回来就行。”

霍大伯的次子,石头的二叔住在县上,是布店的掌柜,每月都会回来两、三回。

没一会儿,石头抱着一叠瓦片下来,倒是实诚人,足有十来片。

霍宝想要接过来,石头忙侧过身:“都是灰,别脏了宝叔衣裳。”

霍宝也不客气:“走,咱们杀猪去,今天吃大肉!”

叔侄两个高高兴兴出了大门,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村口传来喧嚣声。

霍宝心中一惊,不会是有流民进村了吧,那边可是自己家,连忙跑了起来。

石头跟着跑,可抱着瓦跑不快,就被甩在后头。

霍家门口,已经打成一锅粥。

十几号人,或是捉对扭打,或是四、五人混战,根本就没有章法,抓头发踹腿,打的尘土飞扬。

霍宝看见撕打的众人没有眼生的,不像是外村流民进村,就松了一口气,可随后看到的一幕,却怒目横眉,飞冲了上去。

斜前方前一人骑人而坐,红了眼的挥拳头,面带狰狞,被身边人拉住胳膊,扭过身子就要乱蹬踹人。

那拉胳膊的劝架的,不是旁人,正是霍宝的亲亲老爹。

霍老爹大病初愈,身体正虚,躲避不及,眼看就要挨上一脚。

霍宝将将赶到,一把抓住行凶者的脚腕,一把扯了那人的腰带,将人高举过头顶,砸向还在旁边混战的人群。

“哎呦!”

“别压我!”

一时之间,竟砸躺下了五、六人。

被砸的人哭爹喊娘,没有人被砸到的也茫然四顾,不解人怎么会飞起来,不约而同休了战。

“咳疾还没好,爹出来干什么?着了风又难受,快回屋子去。”霍宝不理会别人,直接扶住老爹,埋怨道。

霍五两眼放光,盯着儿子说不出话。

霍大伯爷孙两人前后脚也走过来,目光灼灼。别人没看全,这祖孙两个看了个完全。

霍宝后知后觉,终于醒过神来,只觉得头皮发麻。

我是谁?

我做了什么?

这一身怪力暴露了,怎么办?

老爹不会怀疑自己是怪物吧?

上辈子家里富裕,就是父母缘薄,养成冷心冷肺的性子;这辈子投胎农家,却是娘疼爹宠十多年,真正的心肝小宝贝。

唯一的遗憾就是记忆重启的晚了,时疫肆虐时还浑浑噩噩,失了老娘。

如今只剩下父子相依为命,老爹就是霍宝的逆鳞,自是谁也碰不得,看到有人对老爹动手,情急之下就忘了一身怪力的事。

他如今什么都不怕,就怕被老爹当怪物,那样可真要伤心了。

“哈哈哈!这把子力气,不愧是老子生的,随我,随我!”

霍五咧着大嘴,拍着儿子的肩膀,面上满是得意。

霍宝:……啥?

“祖宗开眼,祖宗开眼呐,传了好几代,又出了个力士,咱们霍家后继有人啦!”霍大伯也是激动不已,满脸欣慰,过来捏霍宝的胳膊。

霍宝:……啊?

周围人群也炸了锅,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我爷生前说过,霍太爷是力士,有拉两石强弓!”

“那不是能当官?听说县兵里,能拉八斗弓就能当什长了!”

“这是祖传,眼气也没用,我们老霍家的男丁都有把子力气。”

“……”

霍宝快死机重启了,这是神么情况?

众人看着霍宝,羡慕中生还生出些其他念头,前朝末年霍太爷凭借一人之力,带着逃荒的众人定居南山村,什么开山修路、拔林种田,传的神乎其神。

如今眼看着不太平,灾荒疫病几乎要灭了小村庄,村里多个力士,虽只是个小苗儿,可也让人生出希望,或是老天不亡南山村呢?

“……”

霍宝依然乖巧,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怪力气是记忆重启随之来的,他还以为是“金手指”,藏着瞒着怕露了行迹,难道真的是祖宗传的?

怎么啥都能祖传?

真哒假哒?

老爹力气确实比寻常人大,没生病前一人就能捆猪杀猪。可力气归力气,饭量并没有异常,一餐三、四碗,也是青壮正常饭量。

自己身上,多出的“饭桶”的属性是怎么回事?

没有怪力前,霍宝一餐一碗饭;有了怪力气后,一餐要六、七碗,并且不是定数,饭量还在持续增加中。

能吃不怕,可要命的是“饭桶”属性的负面效果要命。

别人一顿不吃饿得慌,霍宝一顿不吃就脱力,跟送半条命似的,你说怕不怕人?!

“太爷壮年时,日食斗米,有了年齿才减半。小宝涨了力气,这饭量也该跟着见涨了!”霍大伯摸着胡子道,看着堂侄子点头。

“……”

一斗米十二斤,自、家、太、爷、也、是、饭、桶!

这“饭桶”竟然是怪力带的永久属性!?

霍宝欲哭无泪。

书本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雁九的评价,说《登基吧,少年》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登基吧,少年》的小说来。作为雁九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雁九再也没有写出和《登基吧,少年》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雁九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目录

作者相关

雁九

作者:

雁九

VIP精品试读

  • 《快穿之大佬在渡劫》渡劫大佬娱乐圈日常 XXOO 快穿之大佬在渡劫男妃文

    快穿之大佬在渡劫

    《快穿之大佬在渡劫》由网络作家清露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纷呈的大结局,沈沐晴,墨南渊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扣人心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我修为纵然不好,但也未必就收拾不了你。”沈沐晴呵呵冷笑,伸手打出一个灵符,拍向木雕女鬼。木雕女鬼往后轻飘飘的一闪,躲过了灵符的攻击,与此同时,沈沐晴已经又同时拍出了两个灵符,并朝着窗外大喊一声:“还

  • 《撒娇校草最好命》撒娇校草最好命by尼古拉 MB 撒娇校草最好命下克上

    撒娇校草最好命

    经典作品《撒娇校草最好命》是萌大七啊执笔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新书,主要角色苏沐,徐招娣,小说剧情回顾:没多会,苏沐趴在位置上昏昏欲睡。赵星海吃完午饭便从食堂那边回来了,看到徐招娣好像要去水龙头那边洗餐盒,立刻凑着脸过去,“吃过了啊?好吃吗?放在那我帮你刷吧。”徐招娣没理他,径直往前走。赵星海知道徐招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