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最是好运遇见你》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 GL 最是好运遇见你反攻

最是好运遇见你

婚恋|易暮沉,狄小荻|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28 人赞过 赞一下
热销小说《最是好运遇见你》是扶小殿下原创的一本婚恋类网络小说,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易暮沉,狄小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沐果儿见易暮沉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是不喜欢易学长这个称呼,便试探着道:“你高三,我高二,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我们要参加一个夏令营,应该可以叫你学长吧?还是说,你不喜欢这个称呼?”沐果儿长相可爱,声音也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最是好运遇见你》为作者扶小殿下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沐果儿见易暮沉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是不喜欢易学长这个称呼,便试探着道:

“你高三,我高二,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我们要参加一个夏令营,应该可以叫你学长吧?

还是说,你不喜欢这个称呼?”

沐果儿长相可爱,声音也天生清甜,这样小心翼翼问人时,就像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小喵咪,娇娇软软的,很招人疼。

易暮沉觉得嗓子有些痒,他轻咳了一声,在沐果儿疑问又期待的目光中,对沐果儿道:

“可以。”

说完,像是怕沐果儿不懂,又接道:

“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或许是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易暮沉有些别扭,但沐果儿没发现,只顾着因为易暮沉的一句我喜欢而笑起来。

“那我以后就叫你易学长啦!”

说着,沐果儿又重新喊了两声:

“易学长,易学长。”

易暮沉眨了两下眼睛,下意识地在心里应了两声。

沐果儿拉着行李箱转身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停下来:

“对了,易学长,你可以叫我果儿。”

像是怕易暮沉不答应,沐果儿又道:

“我朋友都这样叫我的。”

易暮沉点了点头:

“好。”

没听到易暮沉喊她“果儿”,沐果儿有些失望,但很快又开心起来,等走远后就立刻低头拿出手机给狄小荻打电话。

狄小荻那边不知道在忙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接。

“喂,果儿,怎么了?”

沐果儿压抑不住心里的喜悦,有些激动地道:

“小荻,你快猜我刚刚在泉应城碰到谁了?”

沐果儿有意留悬念,谁知道手机那边狄小荻几乎没有思索就说出了正确答案。

“见到易暮沉了?”

沐果儿愣了愣:

“小荻,你怎么知道?我本来还想着你肯定猜不出,等你猜了好几个人没猜出来后我才告诉你呢……”

狄小荻笑道:

“你可是天生锦鲤体质,自带好运buff,而且能让你这么惊喜的事,就那几件,太容易猜了~”

沐果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好吧……”

狄小荻道:

“我现在在外面逛街,手机没电了,晚上再和你细聊哈。”

“嗯,晚上聊。”

……

易暮沉升起车窗,在车后座上摆正身体重新坐好,却发现司机杨叔正盯着他瞧。

易暮沉淡淡地问,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怎么了?”

易暮沉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沐果儿说话的语气和其他人不一样。

虽然语调里似乎都带着天生的清冷味道,但是对前者,他的语气里完全没有那种不关我事的冰寒。

杨叔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试探着问:

“易少是不是以前认识就这位沐小姐?”

易暮沉看着杨叔:

“以前不认识,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杨叔干巴巴地笑了笑:

“易少您让我把车停过去,请沐小姐上车,我还以为您认识沐小姐呢。”

易暮沉垂下眼睛,不冷不淡地道:

“我只是看她绕着十字路口的人行道转了一圈,觉得有点傻而已,你不也看到了?”

杨叔不说话了,但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易暮沉看向窗外,想起沐果儿的样子,在心里道:

虽然傻,但是傻得很可爱。

书本点评
《最是好运遇见你》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易暮沉,狄小荻)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扶小殿下)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作者相关

扶小殿下

作者:

扶小殿下

VIP精品试读

  • 《刺杀唐三藏》西游之刺杀唐三藏 诱受 刺杀唐三藏玄幻风格小说

    刺杀唐三藏

    《刺杀唐三藏》为多彩茄子墨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妖气?周元猛然间想到自己刚刚学了《大魔真经》达到了聚灵境蜕变期,身上肯定是带有一丝妖气的,却没想到竟被钟文生给发现了。这却是他之前未曾想到的,看来这《大魔真经》暂时是不能再学了,否则可能会引来更多的麻

  • 《月满乾坤》重生落魄农村媳 NP 月满乾坤紧缚

    月满乾坤

    《月满乾坤》是一一池水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故事余音绕梁,文笔惟妙惟肖,书单必备。《月满乾坤》精彩情节试读 十五年前?对,就是十五年前,刚刚到他脑子里随着那道一闪而逝的光芒而即将破壳而出的就是这事。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不怒自威的黒沉沉的眸子。“还不从实招来。”尚书大人看着下面跪着的面容消瘦,眼神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