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苏子莘 小说 玄幻言情类型小说 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强攻

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

玄幻言情|姜妤兮,司冥|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24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辣文《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是苏子莘原创的一本玄幻言情类故事,内容中的主线人物是姜妤兮,司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不容错过。精彩情节试读:小白蛇很没骨气的吐吐蛇信,晃晃蛇脑袋,开始扮演起刚才他自己还鄙夷的角色。下一刻,一记冰冷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冷的他这具小小的蛇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妈呀!好危险的杀意,好怕怕哟,小尾巴一卷,差点没出息的把自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为作者苏子莘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小白蛇很没骨气的吐吐蛇信,晃晃蛇脑袋,开始扮演起刚才他自己还鄙夷的角色。

下一刻,一记冰冷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冷的他这具小小的蛇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妈呀!好危险的杀意,好怕怕哟,小尾巴一卷,差点没出息的把自己蜷缩起来。

“没想到天空龙种族之中,居然还有这么愚蠢的?”

北辰司冥扫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将姜妤兮的身体放直,一道温和的光,笼罩在她身上,逐渐缓解她身上的疼痛,能看见过了几秒钟后,她原本紧锁的眉头就缓缓放松了。

“啥?居然敢说小爷蠢?”

蛇躯一震,小白蛇听了,可就不高兴了,尊严战胜了性命之忧,金灿灿的眼睛,不满的看着他。

“你是九天之上的远古神兽,即便是重生转世,属于远古的力量依旧不弱,与普通人类强行契约,那股力量,完全能把对方整个人负荷过量,最终爆裂而亡。”

轻蔑的目光一扫而过,口吻淡淡的嫌弃。

“咳咳咳,好像.......好像是有这么一个说法。”

小白蛇一愣,顿时口干舌燥,如果他有脸的话,绝对满脸通红了。

“蠢!”

简单冷漠鄙夷的一个字。

“嘶嘶嘶......”

小白蛇愤怒的嘶吼着。

“没有本尊的允许,谁也不能弄死她,她是本尊的奴仆,就算是你,也一样得死!”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脖颈处轻轻掠过,口吻平淡,却出奇的冷。

哇塞,居然是来抢人头的?说好这丑丫头是他的奴仆才对!

小白蛇很气愤,可.......对上北辰司冥冰冷的眼神......得,人是你的,都是你的!金色的眼睛水汪汪的,欲哭无泪,谁让他现在惹不起这个危险的男人。

“明明是个普通的丑丫头,到底是为什么,不但能承受本尊的血液,还能与天空龙契约?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或许,可以不用那么快回去了!”

薄唇上扬,昙花一现的笑颜俊美的让人屏息。

“主人,时间快到了,结界也快要消失了!”

冷萧酷酷的声音从结界外头传进来。

“嗯!”

北辰司冥淡淡的哼了一声,把姜妤兮放置在地面,缓缓将自己的力量从她身上撤回,又在最后一刹那,手一顿,残留了一抹在她体内,这才收手,打算离开。

“别让她死,否则拿你问责!”

威胁的话,让小白蛇不住的点着小脑袋。

心里却忍不住吐槽,废话!缔结了契约,他为了自己活命,怎么也不会让丑丫头死那么快啊,更何况还是他的衣食父母!

在临走的一瞬间,银色的眼眸往后一瞥,意外的看见姜妤兮身上似乎有暗光一闪,那症状似乎是......

银眸里掠过一道光,他皱了皱眉,终究还是先行离开了,反正......他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呼!”

危险的人一走,紧绷的氛围都一下子松懈下来,小白蛇差点没有感激涕零。

“唔......”

伴随着金色的结界逐渐消失,原本昏沉睡着的姜妤兮逐渐清醒。

书本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我家娘子又出来毒人啦》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苏子莘)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作者相关

苏子莘

作者:

苏子莘

VIP精品试读

  • 《我家仙妻是重生的》我家仙妻是重生的笑青容 字母文 我家仙妻是重生的穿越文

    我家仙妻是重生的

    光环人物是颜珍,陈爱爱的新篇《我家仙妻是重生的》此文是笑青容所编写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惟妙惟肖故事精彩纷呈,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火爆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陈爱爱狐疑地看看她,想了想,赌气地放下刀叉,再指指一旁准备上前服务的侍女:“你,来帮我切好,要做得和她一样好!”她再朝着颜珍撒娇:“我手疼,累了。”见那侍女依言上前,颜珍轻笑起来:“你就是懒!”“能懒

  • 《学渣郡主要逆袭》小说 忠犬攻 学渣郡主要逆袭立场倒换

    学渣郡主要逆袭

    本回给朋友们展现一树高花新写的古代言情网络小说《学渣郡主要逆袭》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陶明夷,景安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他是宣宁伯资助的孩子,叫田大壮。”,景安道。“嗯。”,陶明夷态度冷了下来,也不多说话。景安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继续絮絮叨叨:“宣宁伯这些年可资助了不少人,听淳宁姐姐说,就是一直资助这些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