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兽王不停抽 虐文 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大叔受

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

玄幻言情|阿松,双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22 人赞过 赞一下
《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是二刖少年原创的一本玄幻言情作品,剧情芬芳复杂,文笔行云流水,比较不错。“公子,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阿松的语气略微恭敬。没办法,能够让天才双姝之一低头认输这个人肯定不简单。而且这才过二十天,慕小姐都还没有完完全全的恢复,这位爷就已经出来溜达了,身份肯定不简单。“我应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为作者二刖少年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公子,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阿松的语气略微恭敬。没办法,能够让天才双姝之一低头认输这个人肯定不简单。而且这才过二十天,慕小姐都还没有完完全全的恢复,这位爷就已经出来溜达了,身份肯定不简单。

“我应该怎么领任务?”顾长情淡漠的开口问道。

“公子是打算领任务啊。”阿松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愕,这个人居然不知道怎么领任务?难不成是什么世外高人出来历练的?

如此一想阿松越发的兴奋,要是这个人在自己的手上注册,那么以后他做任务的佣金肯定会不少。

“这位公子请随我来,我来帮你注册。”阿松越想越兴奋,领着顾长情出现在柜台前。

柜台前的一个美女看点顾长情那一张白白净净的脸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红了红脸:“阿松个,这个人是你带来的?”

“当然。小然,你就赶紧帮我注册一下。这个可是一个大人物。不要耽误了。”阿松一脸兴奋地开口道。

大人物?小然听到阿松这么一说,有些狐疑,这名男子不过才二十出头(顾长情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并不是太年轻,所以将自己的面孔化的成熟了些),会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因为不知阁里面有规矩,不论来者何人,都要以礼相待。

小然微微的笑了笑:“这位公子,请问你姓甚名谁?是注册个人佣兵还是佣兵团?”

“原无情。个人佣兵?”顾长情淡淡的开口道。

“好的请稍等。”小然应了一声之后就拿出一张白色的像是玉牌一样的东西。

顾长情看着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这为何物?”顾长情问道。

“公子着玉牌你不认识?”阿松有些惊讶,随后解释道:“这个玉牌是不知阁独有的金卡。这个不仅仅是代表了你是不知阁的佣兵,以后你做任务所得的佣金我们全部都会直接存入你的金卡。同时如果你要在不知阁发布任务,发布任务的钱直接在里面扣。”

“还有拿着这张玉牌,但凡是这个大陆上的钱庄都能够提钱,也可以直接将钱转到别人的金卡。别人的金卡的钱也可以直接转到你的金卡上。当然,如果你的玉牌丢失了你可以直接到不知阁的任意一个分阁补回来。里面的钱绝对不会少一分。”

顾长情挑了挑眉:这不就相当于银行卡?

“如何使用?”顾长情觉得能够有一张这样的玉牌也是不错的。

“原公子,这东西使用起来很简单的,只要你将你的灵力注入玉牌里面,这个玉牌就会自动产生你的信息,就会成为你的私有物品。如果你想要使用的只需要注入灵力,加上自己的意念就可以了。”阿松尽心尽责的解释:“如果你要领取任务,你拿着玉牌来找小然他们,告诉他们你要领取什么任务,他们就会帮你做好一切的事情,你只需要完成任务之后,将任务所需要的东西带回来,交到小然他们的手里。你就完成了任务。”

书本点评
这本《倾世毒妃:兽王,抱不停》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玄幻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二刖少年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目录

作者相关

二刖少年

作者:

二刖少年

VIP精品试读

  • 《网游之最后防线》重生之我为隋炀帝 圣水 网游之最后防线Basher

    网游之最后防线

    经典小说《网游之最后防线》是启陵执笔的一本游戏风格的网络创作,主人公红叶村,那群人,书中主要讲述:牧炎召开的军团驻地进度讨论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所有人都同意了牧炎的提议,最终决定将今后一个月的工程重点放在防御措施上面,首先完成云岚谷口的防御措施建造。做出这一决定,牧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个月

  • 《公公,有喜了!》公公有喜了百度云 年下攻 公公,有喜了!GL

    公公,有喜了!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公,有喜了!》的网络创作,是作者妖后1969墨下的古代言情佳作,故事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龚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两人自前厅回来,一段沉默后凌川适时开口。“不是说过了吗,以后请顾川哥哥叫我若嘉。”这会儿龚若嘉倒是很平静的说道。凌川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笑容极是耀眼,仿佛是可以宽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