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冷院》皇后跟朕回家吧段轻尘 18禁 冷院XXOO

冷院

短篇|林筱儿,筱儿|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74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冷院》的作品,是作者石樱粉执笔的短篇新书,网络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躺在破碎的马车上,有血迹从裙摆堙开,她像是个破败不堪的布偶,愈发冷凉。她空洞的眸子,只能看到百里锦墨离开树林的最后背影…………上官素音独自从林郊的树林回到百里府,双脚踏到百里府门前便再也支撑不住跪倒下


版权来源:互联网
《冷院》为作者石樱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躺在破碎的马车上,有血迹从裙摆堙开,她像是个破败不堪的布偶,愈发冷凉。

她空洞的眸子,只能看到百里锦墨离开树林的最后背影……

……

上官素音独自从林郊的树林回到百里府,双脚踏到百里府门前便再也支撑不住跪倒下来。

她手指紧紧捂着腹部,盘着的头发湿漉散乱,一身的破败的猩红将那张惨白的脸衬托的如同鬼魅。

刚跪在台阶上,凶恶的门卫走来扬起手里的门棍,“哪来的疯女人,敢挡百里大人的门,滚——”

“小姐——”纤儿从门缝里扑了上来,帮她挡住砸在身上的棍杖,“这是我家小姐,百里夫人!开门——开门——”

红色的纱幔还昭示着昨夜的繁华,却再不是上官素音期盼的光景,她由纤儿搀扶着一步一步朝属于百里夫人的院落里走去。

她也许不该回百里府。

可她已经无处可去了,她是当朝丞相千金,却执意要嫁人人惧之畏之的锦衣卫指使,和人人惧之的东厂扯关系。

加上三个月前她在他床上醒来的丑事闹得人尽皆知,家里早与她断绝关系。

她不能走,她还要问清楚昨夜百里锦墨对她说的话。

樱纷院庭落干净,昨夜一夜冷雨,地上的落叶却都被精心打扫殆尽,素音心里有些疑惑,走近庭院看见房里的人,本就毫无血色的脸,变得愈发苍白……

林筱儿在哭,凄切的叫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疼,她不顾旁人的阻拦,狠狠砸着腹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要……筱儿不要……锦墨哥哥,怎么办,怎么办,筱儿不想要这个孽种……筱儿好脏……筱儿好脏啊……”

百里锦墨恨得像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刀,他一把抱住那疯魔了一样的女人,抚住她的额头沉痛道,“筱儿,是我不好……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被上官素音和战南戈害成这个样子,我不会嫌你,筱儿……”

“啊——”林筱儿在听到上官素音名字的一刻疯了一样尖叫起来,她捂着脑袋,“不要提她!筱儿好恨,筱儿好恨!是她和她的奸夫把筱儿害成这个样子——”

上官素音身子在风中颤抖的几乎要昏倒。

她何时害过林筱儿?

自认识她以来,她从来视林筱儿如妹妹一般,真心以待。

直到她有次和林筱儿单独出去踏青,林筱儿中途借故离开,便一直未返回,她记得她离开诡异的笑着对她说,“素音姐姐,等我们再见到,筱儿一定给素音姐姐一个大礼。”

这,就是林筱儿给她的大礼?

百里锦墨抱着林筱儿,一颗心几乎要滴出血来。

林筱儿虽然出身自烟花之地,但她就是一只纯洁的小白兔,纯洁善良,几年前他从春馆的一个醉客手里救下她后,便一直护着他。

百里府的人都当她是他的妹妹看待,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想不到竟然被上官素音使了手腕!

上官素音看着两人在她的婚房情意绵绵,心里的痛扯着身体的痛,几乎有些撑不住,而她吸气间发出的动静,让房中的两人不约而同朝她看来。

上官素音不知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竟在林筱儿脸上捕捉到一抹笑意,那抹笑意染着一丝恶毒,与她楚楚可怜的长相格格不入。

书本点评
当年石樱粉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石樱粉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冷院》是石樱粉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林筱儿,筱儿)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作者相关

石樱粉

作者:

石樱粉

VIP精品试读

  • 《我等着王爷你破产》甜宠有肉古代短篇言情 作者是易久颜的小说 我等着王爷你破产婚恋风格小说

    我等着王爷你破产

    《我等着王爷你破产》作者:易久颜,婚恋类型创作,主人公:施素,傅子吟,本网文精彩片段试读:元昊噎住了,“属下愚钝。”不过看到王爷这么云淡风轻的模样,大致是猜到了。——施小姐的武功很高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傅子吟懒懒地斜了他一眼,仿佛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邪笑着开口,“不,她很菜!”侍卫

  • 《无你不爱情》怎么样谈恋爱 鬼畜 无你不爱情小顶

    无你不爱情

    凤七灵火爆创作《无你不爱情》由凤七灵最新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人翁宋凯山,章雨蝶,内容回味无穷,非常值得一看。精彩内容:宋凯山要离开。章雨蝶突然之间显得是那么的流连不舍。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她只是把自己带来的装着几个笔记本的书包递给宋凯山。“这是什么?”宋凯山摸着包像个好奇宝宝问。“我做的笔记。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