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情如鸩酒,噬骨入髓百度云 by临宵月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完整免费阅读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

短篇|於尘冽,言柒|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03 人赞过 赞一下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由网络作家临宵月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於尘冽,言柒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新颖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雨点噼里啪啦落在脸上,刺骨的冰冷。鲜血染红地面,淋漓大雨混杂着血水,言俯上上下下七十八口人跪在刑场上。一滩滩鲜血从邢台流下来,午门血流成河。茯苓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不要……不要……娘娘,您救救他们,救


版权来源:互联网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为作者临宵月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雨点噼里啪啦落在脸上,刺骨的冰冷。

鲜血染红地面,淋漓大雨混杂着血水,言俯上上下下七十八口人跪在刑场上。

一滩滩鲜血从邢台流下来,午门血流成河。

茯苓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不要……不要……娘娘,您救救他们,救救云姑姑……”

一颗人头血淋淋的飞到言柒脚边,云姑姑……

眼泪汹涌爆发。

记忆一幕幕快速闪过,那个从小呵护自己的乳娘,哭了会哄她,高兴了会逗她笑的人,死死定格在言柒面前。

狠狠闭上眼,言柒扯出一抹绝望。

“於尘冽,你没有心!”

“爹,是女儿对不起你,是我错了……”

“我不该不听您的话,非要扶持於尘冽登基,是我错了!”刑场上,撕心裂肺的哭声,言柒眼泪倏地滚落,浑身虚软瘫坐在地上。

“言柒,你争走溪琉的凤位又怎么样?一年前你怎么害得溪琉家破人亡,我便要你十倍偿还!”

冬天的风冷如刺刀,可再冷,也冷不过男人说出来的话。

“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相信?你配?!”龙袍袖口沾满血迹,那是他还未出生的皇儿,於尘冽怒目圆睁,狠狠拧紧那方血迹,“刽子手呢?把言有良给朕斩了,朕要你们言家血债血偿!”

“不要……不要……”四肢被侍卫按着,言柒用力的摇着头,血水混着泪水流下,呼吸接近贫瘠,“於尘冽,你忘记那些年我父亲是怎样亲手扶持你的吗?”

“你所谓的扶持,就是把朕当做傀儡吗?”於尘冽双眼通红,内心早被萧溪琉孩子的掉落,气得理智全无,“一再直呼朕名讳,来人,给朕掌嘴八十板。”

邢台上,中年男人仿佛老了十岁,心疼的看着言柒被扇巴掌,嘴巴无声的说着什么。

雨下的很大,大得掩盖了所有的声音。

视线模糊,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言柒不顾身体的禁锢,一个劲的往前爬,想要爬到父亲旁边。

“爹,我错了!是我错了!”

当初您说於尘冽手段很辣,不是为君之选,是我不信!是我非逼着您和先皇扶持他上位!是我极力说服你们,定会看着他成为一代良君。

一切都是我太自信了!

“斩!”於尘冽一声落下,刽子手挥起砍刀。

血溅四地。

头颅滚到言柒脚边。

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用力挣开侍卫,抱起那颗不会再哭不会再笑的头颅。

“爹!”

撕心裂肺。

於尘冽的心脏猛然一揪,十几年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知何时忽然变得争锋相对。微微皱了下眉头,於尘冽告诉自己,为了这样一个功于心计的女人,不值得!

如果不是她和她爹,萧溪琉早该是自己的皇后了。

要不是萧家力挺,他永远只能缩在言家的羽翼下,他欠萧家一个皇后之位。

午门的阴暗处,萧溪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言柒,这就是你跟我争的下场。”

旁边一个小宫女为她遮着伞,“萧姑娘,您的身子……”

“当真以为我怀孕了吗?走吧,我们回宫了,既然做戏,自然要做全套。”

书本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情如鸩酒,噬骨入髓》是短篇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短篇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临宵月)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作者相关

临宵月

作者:

临宵月

VIP精品试读

  • 《追忆青春路》追忆青春的梦颜 大叔受 追忆青春路HE

    追忆青春路

    今日我安利给各位粉丝们灬飞鹰原创故事《追忆青春路》,主要人物是王老师,李校长,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早晨,清新的空气弥漫在四周,蔚蓝的天空中嵌着一轮金色的太阳,像是一副干净的丝绒上镶着金色的黄边一般。校园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三两两的交谈着,气氛显得格外的热烈。今天,要举行升旗仪式,这也是开学后第一次举

  • 《十年养成攻略》十年养成攻略txt XXOO 十年养成攻略诱受

    十年养成攻略

    《十年养成攻略》作者:花与刃,游戏竞技类型故事,主人翁:老大爷,阳光,本新书主要章节节选:“然后呢?”林世泽问。“然后,Hunter零封ZG,一手中单五杀瑞兹,进入四强。”女孩坐在长椅上,把手机上的内容读给他听。林世泽侧脸安静,眉眼清秀,晨风裹挟着春意落在他额发上,整个人被笼罩在阳光中,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