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太后》哪个太后垂帘听政 69 太后立场倒换

太后

短篇|花颜,雪儿|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96 人赞过 赞一下
主人翁是花颜,雪儿的网络创作《太后》此文是唐家三个西红柿最新写的短篇文,文笔点石成金主线跌宕起伏,绝对是值得一看的优质辣文,精彩情节试读 花颜甩开她的手,“什么奕王妃?”秦落雪巧笑,“玄奕没告诉你,他此番回来的目的?”秦落雪微微勾起唇,眼神里尽是邪恶的光芒,“是不是昨晚疯狂的奕,又让你有了期待和幻想?”想到昨晚,她就一阵窝火,她恨不得掐


版权来源:互联网
《太后》为作者唐家三个西红柿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花颜甩开她的手,“什么奕王妃?”

秦落雪巧笑,“玄奕没告诉你,他此番回来的目的?”

秦落雪微微勾起唇,眼神里尽是邪恶的光芒,“是不是昨晚疯狂的奕,又让你有了期待和幻想?”

想到昨晚,她就一阵窝火,她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令她恶心的女人。

花颜怔了怔眸色,很明显,封玄奕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而这秦落雪,就是‘误会’的关键所在。

“秦落雪,我花府上下待你不薄,你何故恩将仇报?”

“恩将仇报?”落雪仿佛是听到了个笑话,直接掐住花颜的脖子,“没有我父亲当年浴血沙场,你父亲花翎海能稳坐丞相之位,享受四方太平吗?”

当年两位父亲是拜把兄弟,花翎海在朝内做丞相,秦将军则带兵出征,一文一武,辅佐大周。

“战事之祸,非我花家所为,秦伯父战死沙场,我爹娘都很伤心,我爹爹失去挚友更是悲痛欲绝,自接你进我花府之后,我爹爹对你视如己出,我待你如亲妹——”

“啪——”不等她说完,秦落雪一巴掌打到她脸上。

“视如己出?待我如亲妹?亏你说得出口,人人都知道你是花府大小姐,我父亲为国捐躯,我母亲伤痛追随,落下我一个人独守整个将军府。说的好听,接我回丞相府,其实还不是沽名钓誉罢了!“

说着,她将弯钩一把刺入花颜的锁骨,猛力一扯,”我堂堂将军府大小姐,自进你丞相府后,就变成你花颜的跟班,因我从小习武,所以就得当你的下人,保护你,事事都要让着你,包括对玄奕,我爱的比你深,遇的比你早,只因将军府落魄,就要永远活在你的阴影里,还要帮你去追求他!”

“嘶——”锁骨之处钻心的疼痛,让花颜紧紧的闭上了眸子,“你说……你爱玄奕?”

“爱不爱都与你无关,”秦落雪冷笑,“只不过,在他心目中,一直都以为我才是当年那个为他连性命都不顾,誓死保护他的人,而你花颜,只是个多年来对他不闻不问,只知道贪图荣华富贵的‘母后’!”

她不知道秦落雪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当天晚上,封玄奕再次来到牢房,一脚踹在她肚子上。

“花颜,本王劝你管好你这张嘴,少跟雪儿胡说八道,本王说过,你若再惹到她,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被踹在地上的花颜,抹开了嘴角的血渍,不禁自嘲,“我敢惹她?”

“若不是你跟她胡说八道,她何故会独自躲在房里哭泣?”他忙完事情,却被告知他那娇弱的未来王妃正躲在房里暗自哭泣。

问过才知,原来都是因为花颜,她非但不念及与雪儿多年的姐妹情,还在雪儿面前炫耀昨晚和自己的行房之乐。

为保雪儿的纯洁,他说过,除非八抬大轿,否则绝不碰她。

可当雪儿泪眼婆娑的质问他,为何昨晚可以与花颜浓情暖帐时,他沉默了。

当落雪问道,那一刻有无对花颜动情时,他竟愣住。

雪儿是他发誓要保护一生的女人。

十年来他都不曾见她哭泣,而方才,她却哭成了个泪人。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虚荣的女人,花颜。

书本点评
《太后》算是近期短篇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花颜,雪儿)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花颜,雪儿)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作者相关

唐家三个西红柿

作者:

唐家三个西红柿

VIP精品试读

  •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秘爱潜伏非典形式宠妻 总受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为翩然云若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江梨落甩去脑海中YY出来的画面,偏头看向好似睡着了的秦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哥,你以前做过按摩吧?双腿肌肉丝毫没有萎缩,站起来的希望应该很大。”秦峥倏地睁开眼,眸中瞬间射出一抹精光,然后又暗了下去

  • 《爱情刚刚醒》爱情刚刚醒免费 小说大结局 爱情刚刚醒完整版

    爱情刚刚醒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爱情刚刚醒》的小说,是作者墨墨新写的现代言情故事,故事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不过旋郁森,我还挺佩服你的。你能编出什么话来,将两个女人都缚在身边,你要喜欢女人萦绕在身边,我还有很多小姐妹,可以叫过来一起陪你。”这种主动,让旋郁森的兴致立马就没了,他将西装丢在她身上,“别把我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