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红袖 㚻 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女王

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

古代言情|南颂,余光里|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81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新书《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是陈小鹿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本网络故事的主人翁南颂,余光里,主要章节节选:漾瑢看着跪在地上不敢说话的沈姨娘和瑟瑟发抖的雅青和翠浓,心里堵着一口大气。出不来,但是觉得很愤怒,这种委曲求全,低头的时候,只觉得格外愤怒,她委屈,她难过,她心里好痛。她咬着牙齿,瑟瑟发抖。南惊鸿的嘴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为作者陈小鹿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漾瑢看着跪在地上不敢说话的沈姨娘和瑟瑟发抖的雅青和翠浓,心里堵着一口大气。出不来,但是觉得很愤怒,

这种委曲求全,低头的时候,只觉得格外愤怒,她委屈,她难过,她心里好痛。她咬着牙齿,瑟瑟发抖。

南惊鸿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这就是低头的滋味,漾瑢,是不是你也体会到这种时候的痛苦了?这种痛苦,我将会让一点一滴,一次一次的深入到你的内心。

因为你这一生都将要低着头,对着我表示臣服。漾瑢,你知道吗?你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抬起头来了。

“妹妹,你且好好躺着,不必忧心,我并不是责怪姨娘,只是为主为仆的本分都应该要谨记于心,是不是啊?妹妹。”

她的手扶着漾瑢躺了下来。又贴心的掖了掖被子,回过头来看着站在那里的南颂。“姐姐,幸好您贴心说让文嬷嬷过来看上一看,漾瑢可真的是病了。”

她滑如凝脂的手指贴着漾瑢的额头,漾瑢感觉汗冒了出来,因为内心抑制不住的愤怒,脸红的也很彻底,她感觉有一团火冒了出来,她觉得忍不了,可是又是深深的害怕。

本分?是在说自己身份卑贱么?文嬷嬷,那不是母亲娘家那边带来的药嬷嬷,怎么会这样,她想要求证什么呢?漾瑢只觉得密密麻麻的细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姐姐,没什么的,我没有,不,我不用劳烦文嬷嬷。”

内心的恐惧在这一刹那到达了极致,漾瑢害怕又不敢说话,心里只觉得很怨恨,但是却又必须压抑着内心的感觉,害怕被揭穿。只得抬起头来看看沈姨娘,沈姨娘朝着跪在门外的一个小婢女使了一个眼神,那小婢女得了讯息立刻飞奔出去了。

南惊鸿余光里倒也是看到这一幕,却没有丝毫动容,并不在意反而愈加温柔的说道。

“漾瑢妹妹害怕郎中医生我是知道的,只是这文嬷嬷出自我外家江左文氏,自幼就颇善医药之事,妹妹虽然体贴这些下人,之事这些下人却是挟宠生威,很是不把你放在眼里,是么?沈姨娘。”

南惊鸿的语调稍稍有所提高,沈姨娘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得这二娘子愈发威严起来,敲打人心更是游刃有余,又想到同样十二岁,自己的女儿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在这面前,却还只是一个小娃娃,当下有些悲郁,说不出话来。

南颂身后走过来一个身穿石青色上襦,搭配着灰蓝色锦绣裙的头发梳得整齐的老妪。不卑不倨的沉声说道。

“漾瑢娘子,老奴正是文嬷嬷,不用担心,老奴只需要把把脉,便可知道究竟是何脉象。”

“我不要,我不要--”漾瑢忽然起身推文嬷嬷,大声说道。“我不要这个丑女人给我把脉。”

“不要胡闹,漾瑢,身体重要,可由不得你--”

南惊鸿呵斥道,而文嬷嬷径直上来捏住了漾瑢的脉门。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漾瑢--”沈姨娘冲上来想要阻止,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呵斥--

书本点评
平台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嫡女为谋:将军,甘拜下榻》。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南颂,余光里)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陈小鹿)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作者相关

陈小鹿

作者:

陈小鹿

VIP精品试读

  • 《竹马空降到我心》竹马空降到我心未删减百度云 总攻 竹马空降到我心Basher

    竹马空降到我心

    《竹马空降到我心》由网络作家醉洒红尘酒所著,终于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结局,林木,孙敬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林木本来没有多心,但是看得多了,就不得不多想了,他一直看到了最后一页,那是高考前一晚的记录。“林木,如果可以,我不想只陪你四年。”看到这行字,但是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不是傻子,这句话怎么可能是男人和男

  • 《抗战之喋血雄心》抗战之喋血雄心 白衣佬 XXOO 抗战之喋血雄心Twink

    抗战之喋血雄心

    白衣佬畅销热文《抗战之喋血雄心》由白衣佬撰写的军事风格的故事,主人翁明子,王福平,主线扣人心弦,非常推荐阅读。书中主要讲述:第一百一十四章小明子探查敌人莫永浩带着小明子走在街头,让他熟悉一下地形,看到的正是这残忍的一幕,他心中的怒火马上烧了起来,可是他现在还不能冲出去,也不能解救那个可怜的男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伪军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