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诡梦》诡梦轮回结局 完整版在线阅读 诡梦下克上

诡梦

悬疑灵异|金燕,孙媛|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52 人赞过 赞一下
传奇人物是金燕,孙媛的新书《诡梦》此文是木子李卜卜撰写的悬疑灵异文,文笔极佳设定回味无穷,绝对是值得品味的畅销作品,主要讲的是 “谁?”我摸黑问了一句,底下一声埋怨:“艾玛,吓死我了你。”“金燕,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你回家么,我回来拿我香水,忘带了。”金燕打着台灯找,我嘁了一声:“金燕,为了一瓶香水你都敢回来啊,胆儿挺大


版权来源:互联网
《诡梦》为作者木子李卜卜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谁?”我摸黑问了一句,底下一声埋怨:“艾玛,吓死我了你。”

“金燕,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是说你回家么,我回来拿我香水,忘带了。”金燕打着台灯找,我嘁了一声:“金燕,为了一瓶香水你都敢回来啊,胆儿挺大啊。”

“你不是在这儿么,”金燕翻得叮当响,不一会儿就兴高采烈的:“得,找着了,那个,快十二点了,唐儿,你一个人行不行,要不……跟我去我老乡那儿?”

黑暗中,我只听见自己沙哑的声儿:“没事儿,你去吧。”

“唐唐,我……唉,对不起啊。”门一关,整个寝室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

一连几天,寝室里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金燕和孙媛一直不敢回来住,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平息,但没想到苍蓝会找上门。

苍蓝一见我就开始笑:“唐忻,你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是么?”我浑然不觉,也扯嘴笑:“可能是这几天没人打扰,睡眠充足,气色也就好一些,怎么……你怎么会过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看看你,我就不能来啊,别紧张。”她拍拍我的肩膀,凑近一些在我耳朵边说:“不过,的确是有事情,之前给了你一道护身符让你免受那些东西打扰,但是你的室友可没那么幸运了。”

“什么意思?”我立刻绷紧神经。

苍蓝十分沉重的凝我一眼:“孙媛,估计已经被郑洁找上了。”

我捂住嘴,难以置信:“怎么会?”

“怎么不会,”她瞥了我一眼,语气中带了些许嘲讽:“郑洁的死因我想你应该知道吧,她是自杀的,找上你们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对她不好么?”

自杀,呵呵。

我垂下眼,并没有没多说什么,只听她说:“唐忻,看在墨珩的面子上我帮你一把,但是捉鬼画符的本事我是没有的,那枚护身符……”

苍蓝的目光越过我,直愣愣的盯着远处,脸色几乎是一瞬间变得惨白,我有些疑惑,顺着她的视线转头,除了来往的人什么也看不到。

等了一小会儿,她的瞳孔才渐渐聚焦,拉住我的手就往教学楼走。

“你怎么了……”我被拉得踉跄一步,苍蓝拉着我越走越急,刚想扭头就被她呵斥:“别回头。”

“今天是几号?”她问我,到最后几乎是小跑着。

“二十二号。”

“我问阴历?”

“我不知道啊。”

两个人一起进了教学楼,她拉着我躲在门后面,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不好,而我更甚,扶着墙喘息。

“你是不是在躲什么人?”我刚开口,就被她给捂住嘴,“小点声儿,外面有个人在找我,我不能被他给找到,所以……你不要说话。”

我点点头,苍蓝这才放开我。

躲了约莫半个小时,她探头探脑的往外面看,忽然就拉着我往后门跑:“走,快走快走,不能让他们发现了,快……”

苍蓝进了电梯,直到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她盯着门口忽然大笑,“怎么,来抓我啊……”

“……”我盯着那空无一人的门外瞬间软了腿。

书本点评
算是悬疑灵异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金燕,孙媛)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木子李卜卜)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作者相关

木子李卜卜

作者:

木子李卜卜

VIP精品试读

  • 《都市小神农》都市小神农 m.biqugexsw.com NP 都市小神农忠犬攻

    都市小神农

    优质创作《都市小神农》由山涧竹笋笔下的都市类型的网络故事,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唐尧,鲍云,故事新颖,感觉不错。精彩内容:成熟的火莲应该有十三瓣花瓣,儿现在这朵火莲只有九瓣花瓣,这说明这朵火莲还在成长期。火莲的成长是需要吸收灵气的,也就是在药山这里才能够有足够的灵气给火莲。如果放在外面就算是有火莲的种子也不可能长大。火莲

  • 《相思经如故》类似赠我予白的校园文 同人志 相思经如故蕾丝

    相思经如故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相思经如故》的小说,是作者晏晏盈衿新写的现代言情故事,新书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言晏捂着自己摔疼的手,不顾形象地躺在地上,“是,我是贱。我要是不贱,怎么会被你这样折磨却还固执留在你身边。我贱,我贱啊……”周连轩将她落在自己脸上的手按在地上,“怎么?这就觉得委屈了?这一次,就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