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登仙路》重生之登仙路作者:困敦 cp 重生之登仙路罗御

重生之登仙路

仙侠奇缘|邹正菱,邹正安|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82 人赞过 赞一下
优质辣文《重生之登仙路》是困敦原创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新书,主角邹正菱,邹正安,小说剧情回顾:门派中每一个弟子都要接受一定的门派任务,这根据修为和地位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完成任务才有门派贡献点,而门派贡献点的用处极多,功法、武器、丹药都可以用来兑换。当然,没有完成任务就不能领取门派每月发放的物资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之登仙路》为作者困敦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门派中每一个弟子都要接受一定的门派任务,这根据修为和地位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完成任务才有门派贡献点,而门派贡献点的用处极多,功法、武器、丹药都可以用来兑换。当然,没有完成任务就不能领取门派每月发放的物资。

隔天,三叔又是又是披头散发、风风火火的来到两兄妹住的小山头,此时两兄妹正在过招。邹孝用看了暗自点头,侄儿侄女这半年来进步都很大啊!

邹正菱不用说,邹正安也已经突破练气四层。有邹正菱时不时给他送来的丹药,他在修炼之余有更多的时间修炼法术,且常常去后山狩猎妖兽,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沉稳了。

两兄妹收了招,邹孝勇这才走过来,欣慰的摸摸侄儿侄女的头。

三人会和之后没有即刻就走。邹正菱提议,先去任务堂接任务,邹孝勇和邹正安都同意趁着这次回家,把门派任务完成了。当然,邹孝勇的任务是已经完成了的,如果有合适的,能陪着侄儿侄女一起做任务也不错,正好带着侄儿侄女历练。

挑挑拣拣之后,三人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任务。邹正菱是要去寻一种隐雾草的二阶灵草,不算是极其珍贵,但是生长条件必须是常年有大雾弥漫的温湿之地;邹正安选择的是猎杀任务;邹孝勇的任务是某种妖兽身上的灵材,也是猎杀任务。三个任务恰好都能在大妖森林完成。

大妖森林位于神龙山脉篇东面的广阔之地,是南境一处极为危险之地,传说其中有化神期的大妖存在。比起大妖的传说,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南境修士一处极为重要的历练之地,不属于任何势力独有。

接好任务,三人到了山门口与同行的人会合。到达山门口的时候,两位族兄已经在等他们了。

“两位侄儿,劳烦你们久等了。”邹正勇说道。

“没事儿,我们也没等多久,叔叔这就是弟弟妹妹们吗?”

这位笑呵呵说话的青年邹正安没见过,邹正菱却是知道的。邹正菱咬紧牙龈,低下头,深怕暴露了眼中的愤恨。

前世,就是这个人害死了三叔。谁能想到作为一个邹家旁支子弟,一边享受着主家的恩惠,一边在心中充满了怨言,不满主家给他的还不够多。邹全如今三十多岁了,还是一个练气八层的外门弟子,他怨主家给他的资源不够多,却从来没想是自己能力不够的问题。

这份不满,在平日里或许没有什么,可是一旦到了危难时刻,便会变成怨恨,别人稍加利诱,他就背叛的顺利成章,理直气壮。

贪婪和自私或许是人的本Xing,只是有人固守底线和原则,有人聪慧的知道克制,而有的人愚蠢又不知足罢了。

邹正菱心中想着事情,也没有注意到几人的对话,直到哥哥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压住心中的思绪,恭敬道:“见过两位族兄。”

与邹全想必,邹越却是光风霁月的一个君子,虽然和邹全一样都来自旁支,两人在家族危难面前的表现却是大有不同。

这一次回家,没有来时舒服的灵兽车,还好都是修真者,赶路的速度也不慢,修为最低的皱正安脚上却有一件增加速度的法器,速度甚至比邹正菱还快。

赶了三天路,几人终于顺顺利利的到了天阳城。

书本点评
六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重生之登仙路》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仙侠奇缘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困敦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作者相关

困敦

作者:

困敦

VIP精品试读

  • 《霸道女帝请宠我》女尊总裁的影帝夫 蕾丝 霸道女帝请宠我弱受

    霸道女帝请宠我

    沐之泪宇火爆辣文《霸道女帝请宠我》由沐之泪宇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人翁凌潇然,云涵,情节令人拍案,非常非常耐看。精彩内容:玉音没想到云涵对他那么好,居然愿意替他受罚,可是这件事是自己的错与云涵无关,不能让云涵受苦,他失去了母亲,心中肯定不好受,倘若陛下真的把他打入冷宫,说不定还会做出傻事来。“陛下不要,是臣侍的错,您不要

  • 《无端阁御魇录》无端阁御魇录百度云 玻璃 无端阁御魇录圣水

    无端阁御魇录

    《无端阁御魇录》作者:沈尘尘,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要角色:梅儿,安叶,本创作主要讲的是:姜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用不了红漆的木门,破败的木门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修缮过了。一阵风吹过,陈旧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一根红绳拴在木门里面,勉励支撑着木门不被风吹开。门前两盏白色的灯笼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