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唯有图南》图南字幕组 下载 紧缚 唯有图南RPS

唯有图南

现代言情|李欣,白鸽|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19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热文《唯有图南》由蘑菇炒白菜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情节中的天选人物是李欣,白鸽,情节精彩,推荐阅读。主要章节节选:不过是场无聊的恶作剧,钟南嫌弃的将道具扔向一边,看到旁边桌上有一包纸巾,便抽了一张擦了擦手。看了眼门外,害怕的想进又不敢进的几个青年男女,瘪了瘪嘴:“都是假货,吓唬人的东西而已,没有必要这么害怕吧。”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唯有图南》为作者蘑菇炒白菜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是场无聊的恶作剧,钟南嫌弃的将道具扔向一边,看到旁边桌上有一包纸巾,便抽了一张擦了擦手。

看了眼门外,害怕的想进又不敢进的几个青年男女,瘪了瘪嘴:“都是假货,吓唬人的东西而已,没有必要这么害怕吧。”

那几人闻言,面面相视,有胆子大的进来看了看,发现真的只是假货,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说话难听的很,与它们身上高档华丽的礼服完全不搭,毫无风度。

沈景行微微扫了一眼那几个人,仿佛有什么东西掐住了喉咙一样竟让几人禁了声。

钟南挑了挑眉。

沈景行拉着她转身向外走:“先出去吧,这里谈话不方便。”

宴会上的客人都已经抢先选好了自己的房间,毕竟是自己过夜的地方,在未确定救援什么时候到的情况下,当然要去抢令自己舒适的住宿环境。

将钟南拉到走廊,二楼和三楼的客房都已经被占满了,两人只好先去大厅,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钟南平日里虽然神经大条,但在关键事情上可不会掉链子,此时的她沉着脸,终于明白为什么沈景行会着急将她拉出来了。

“李欣什么时候不见的?”

沈景行面色也不太好:“她没跟上来,恐怕在我们上楼时就不见了。”他们只顾着自己的事,却忘了身边人的安危,不、也不算忘了,只是被人刻意误导。

“李欣名字后面标注的是路人,我们被名单干扰,所以下意识的认为路人不会有什么危险。”沈景行沉声道:“谁规定有危险的一定就是受害人,那不真相的路人也同样会遇到危险吧。”

李欣的失踪是他们的失职,但在不确定失踪人员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下,他们更应该保持冷静。

钟南深吸口气,收起一路上的玩世不恭,事关自己同伴的安危,便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处理的随意:“你发现了什么?”

沈景行抬了抬下巴:“这份名单不是线索,更不是幕后人的提示,而是一份警告。”或者说是逼迫中南参与游戏的武器。

沈景行能看出钟南处事是极为漫不经心的,从之前博物馆事件就能看出,钟南虽然也参与了调查,并与秦墨一起联手解决了画中的阴灵,但有时候他仍旧能够感觉的到,钟南对受害人的生死并不在意,她更在乎的是画中的阴灵。

而现在也是一样,比起那些失踪的人,中钟南的注意力其实一直放在六棱镜上面。

沈景行转过头,敛下眼中的幽光,他没有再说下去,但他相信钟南明白他的意思。

钟南当然明白,她不仅明白,而且比沈景行了解的要更加多一些,比如说围绕在别墅周围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再比如她收到的那份莫名来信,那个署名白鸽的人,她可一直都没有忘记。

幕后人是不是白鸽她不知道,但她觉得这场宴会并不是针对她的,可沈景行好像并不这样认为。

有些事情,她不能说的……

书本点评
《唯有图南》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唯有图南》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八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目录

作者相关

蘑菇炒白菜

作者:

蘑菇炒白菜

VIP精品试读

  • 《你的温柔,我上了瘾》你的温柔我上瘾了小说 801 你的温柔,我上了瘾BI

    你的温柔,我上了瘾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的温柔,我上了瘾》的网络故事,是作者南豆毛毛墨下的婚恋小说,作品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就在我以为真的会被打死的时候,是一道响亮的哭声制止了我身上的拳打脚踢。所有人都转过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男孩站在一旁,嚎啕大哭着朝我奔过来,不顾一切的扑进我怀里。“文老师……文老师你疼吗?”一直忍住没

  • 《九霄丹神》九霄丹尊 娘受 九霄丹神小说在线试读

    九霄丹神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霄丹神》的作品,是作者南门古渡新出的玄幻新书,网络创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书单必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林峰从禁林回来,不知不觉已经三五日。林苍鹭得知林峰安然无恙,心头万分恼火。他在家中大发脾气,摔碎了几只珍贵茶碗。“废物,都是废物!”他在骂的是林琅,看着林琅站在厅下,低头不语,他心头火冒三丈,“林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