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闫欣张强小说阅读 BL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BG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

浪漫青春|江曼辞,勾唇|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07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创作《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由诺樱丶新出的浪漫青春类型的网络小说,故事中的传奇人物是江曼辞,勾唇,设定曲折绵长,极力推荐。精彩内容:“……你在逼我!你就不怕起反效果吗?”“8、7、6……”厉璟言知道她是想找她家里人商量,但他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江曼辞才不会顾虑那么多,才能快速权衡出好坏,做出行动。“3、2、1……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为作者诺樱丶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逼我!你就不怕起反效果吗?”

“8、7、6……”

厉璟言知道她是想找她家里人商量,但他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江曼辞才不会顾虑那么多,才能快速权衡出好坏,做出行动。

“3、2、1……”

江曼辞在最后一秒里拿起笔,在合同的右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合同拍在了他面前,略带怒意地看着他。

厉璟言对上她的眸,勾唇一笑,那双眼睛在江曼辞眼里却透着一丝狡黠。

“值得吗?就只是一起打了一局游戏,让你如此大费周章地想签我。”江曼辞冷言。

她现在对厉璟言没什么好感。

厉璟言完全是逼她签了合同!

“会吗?”厉璟言轻笑。

“呵,我没那么厉害,说不定进你们战队不习惯,跟不上你们的训练,最后我连青铜都打不过呢。”

厉璟言翻着合同,听到江曼辞的话手中动作一停,“别人可能会,但你不会。”

“什么意思?”

然而厉璟言没回答她的话,睨了一眼她手边的印泥,“你还没按手印。”

可江曼辞完全没有要按的意思,“你先回答我。”

莫非他知道些什么?

厉璟言起身,江曼辞看着他拿着合同走到了自己身后,然后将合同放在了她面前。

江曼辞没回头,就听到厉璟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因为你就是‘SayEvil’。”

厉璟言弯腰俯首,说话时的气息温吐在她耳畔,磁性的声音萦绕在侧。

江曼辞愣住了。

你就是SayEvil……

……你就是!

因为你是SayEvil,所以你不可能连青铜都打不过!

SayEvil,是她当年的游戏id。

厉璟言已经知道——她就是小恶魔了!

在她愣住时,厉璟言已经打开了一旁的印泥盖子,亲手握住她的手指按了手印。

江曼辞没注意这些,脑海里一直在回想昨天他在心航网吧对面对她说的那些话,说不定那个时候厉璟言就猜到了。

刚刚那语气,分明就是他现在已经确认了!

“你是怎么猜到……”

她猛然侧过头,恰巧对上他的视线。

因为他弯腰帮她按手印的缘故,离她本就不远,两人的脸挨得非常近,几乎只剩下两厘米的距离。

微微垂着的眸因为她突然侧过头来而下意识看向了她,四目相对,只一瞬,江曼辞就将头转了回来。

太近了!怎么会离得这么近的!

她刚回过头来就看到手指上沾染了红色,那是印泥的颜色。

他居然……帮她按了印泥!

最要命的是,刚刚如果她再激动一点,不是侧过头来,而是直接转过头来,说不定就亲……亲上了。

差点丢了初吻!

厉璟言直起身。

他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看江曼辞耳根微红的样子,他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下。

不就是对视一下,这就害羞了?

上次揽她腰的时候也没见脸红啊。

书本点评
老司机的浪漫青春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浪漫青春小说不同,作者(诺樱丶)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目录

作者相关

诺樱丶

作者:

诺樱丶

VIP精品试读

  • 《爱情禁区:不做总裁妻》爱情禁区:不做总裁妻 小说资源 全文免费阅读 爱情禁区:不做总裁妻男妃文

    爱情禁区:不做总裁妻

    火爆作品《爱情禁区:不做总裁妻》是风宸雪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型的网络创作,本故事的光环人物叶苍霆,叶仪,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无论辰颜多么地不愿面对,订婚宴,还是按期而至。订婚宴在霆耀酒店三十五层旋转餐厅举行,也是辰颜最喜欢用餐的楼层,可,今天的意味却是截然不同的。本来不想参加,但,如果不去,叶仪一定会更煽风点火地说些诋毁的

  • 《和平世界的战士们》和平世界找到的英文 H 和平世界的战士们主角是阿神,公开竞选的小说

    和平世界的战士们

    独小舞优质小说《和平世界的战士们》由独小舞创作的玄幻风格的新书,主角阿神,公开竞选,主线波澜起伏,非常不容错过。精彩内容试看:猴子生怕由于照片被撕碎而导致任务失败,于是开始小心翼翼的跟赵乾坤说教,目的是想继续激化他们的矛盾,好让赵乾坤能公开和阿神结下梁子。“老大,我知道有句古话叫朋友妻不可欺,可是这个阿神对您的未婚妻完全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