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传奇女帝:云落苍穹》重生女帝逆苍穹百度云 MB 传奇女帝:云落苍穹完整版

传奇女帝:云落苍穹

玄幻言情|小丫头,王府|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94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热文《传奇女帝:云落苍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舞墨刀客,主人公小丫头,王府,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新篇,精彩章节节选:应夏云落那对乌黑乌黑的大眼睛,突然就有一种被看穿的的感觉,他看似不经意的避开云落的目光,走向擎苍,走到木桶旁,看到擎苍这一身的伤,他才明白,为什么只是被这小丫头打了一下,就一丝真气都提不起来了。怪只怪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传奇女帝:云落苍穹》为作者舞墨刀客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应夏云落那对乌黑乌黑的大眼睛,突然就有一种被看穿的的感觉,他看似不经意的避开云落的目光,走向擎苍,走到木桶旁,看到擎苍这一身的伤,他才明白,为什么只是被这小丫头打了一下,就一丝真气都提不起来了。

怪只怪这仙门谷的仙障,不止封住整个仙门谷中的气息,却也让外面的气息传不进来,他才会连王爷受了这么重的伤,都不曾察觉,如此看来,到还要谢谢这个云落了,虽说是她伤了自己,可是她这也算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了~

“云姑娘不知道我也是应该,家父乃是是擎王府的门客,我年幼时多半是在王府渡过的,这次来三山学院其实是...”

云落怎么听都像是在编故事,还没听说过那个门客是拖家带口的~

“其实是什么?”

应夏转念一想,这苍云剑已经不再苍吾仙泽了,那么他也就不用回那个小水潭里守着了,反正是要在这三山学院住下了,倒不如给自己找个差事做做~

“其实我本就是学院的人,一直在迷雾森林中历练,也是日前才收到了王爷的命令,让我回学院去看管他的一个小门生。还有我说过我是新入院的院生吗?我可是灵道院仅次于院史的第一院护。”

云落一听,竟然是院护,难怪连蛇宝这样的神兽后裔,都能认得。

如果此时应夏知道,她是这么想的,一定会一个爆栗砸在她脑门儿上,再送她一句:多看看书吧!整个学院怕也就你不知道了!

应夏开始缓缓的将自己的修为渡给擎苍,云落在一旁看着,心里还在纳闷儿,难道这院首门生也是内定的?这应夏已经知道谁会成为院首门生了?

又看了看即便是脸白如纸,墨发无光,也难掩俊朗神姿的擎苍,心里嘀咕着,要是能成为他的门生,倒也不错啊~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

这仙门谷里已经有一个师父了,要是在成了擎苍的门生,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啊~

云落还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翻着古籍,没有注意到木桶里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应夏正在渡修为,自然是不能分心,擎苍看着云落,小丫头一会儿勾勾嘴角,笑的人畜无害。一会儿又皱起眉头,愁得唉声叹气。还时不时的会朝他这边看上一眼,看完又是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

擎苍微微敛目,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览无余的身子,顿时脸就黑了,心里已经一脚把姬风给踹到北海去泡澡了~

随后想到了什么,他的脸就更黑了~

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不知羞,看了男子的身子,竟然还在笑~

转念一想,幸亏自己神机妙算,有先见之明,早早的把这个小丫头收进了自己的麾下,虽然还没来得及昭告天下,不过,只要有她心口的那块印迹在,这门婚事,她就是想赖也是赖不掉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应夏给擎苍渡了不少的修为,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书本点评
在玄幻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舞墨刀客)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小丫头,王府)的肤色,主角(小丫头,王府)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玄幻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目录

作者相关

舞墨刀客

作者:

舞墨刀客

VIP精品试读

  • 《大漠红狐》妖帝心尖宠凤幽月 强强 大漠红狐kuso

    大漠红狐

    今天给读者们安利曹依依墨下的玄幻故事《大漠红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玄炀,梅花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傍晚时分,玄炀来到梅花小筑,还未进院,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弹琴,清脆的声音在这倦鸟归林的时分显得分外宁静悠远.\\\"如果苍海枯了还有一滴泪那也是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你所有的骄傲

  • 《一见秦朗误终身》一见秦朗误终身TXT下载 婚恋类型小说 一见秦朗误终身同人志

    一见秦朗误终身

    经典作品《一见秦朗误终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只颂风雅,传奇人物李昊,是一本婚恋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第二天我找到杜老师,编了个眼睛近视看不清黑板的理由请他帮忙调了位置,坐到了前排离李昊很远的地方,见到他就躲着走,忽略他脸上受伤的表情,避免和他说话,渐渐地我也就适应了没有他戳我背给我讲笑话的日子。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