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无弹窗 第13章 快让我进去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小说大结局

现代言情 | 沈倾儿,祁御尧 | 阅文集团 | 2020-02-11 11:45:24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无弹窗 第13章 快让我进去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小说大结局 导读
主线人物叫沈倾儿,小姐的网文是《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它是作者玉司司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创作,精彩片段试读:女人嘛,只要脱了衣服就很容易驯服,这200万他势在必得!林泷想到200万和一个处女即将到手,顿时整个人都兴奋了,勾唇笑道:“好,我现在就带你去祁公馆。”说完,他的咸猪手直接搭在了女孩的肩上。沈倾儿反感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无弹窗 第13章 快让我进去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小说大结局 免费试读

女人嘛,只要脱了衣服就很容易驯服,这200万他势在必得!

林泷想到200万和一个处女即将到手,顿时整个人都兴奋了,勾唇笑道:“好,我现在就带你去祁公馆。”

说完,他的咸猪手直接搭在了女孩的肩上。

沈倾儿反感地甩开他的手,“我自己可以走。”

林泷笑了笑,让她走了几步,结果她很快就撑不住了,还得靠他扶着她下楼,最后坐上了他的车。

车开了……

沈倾儿坐在后座,药效还在发作,体内早已是一片滔天烈火,嫩滑的肌肤透着粉色的色泽,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快撑不下去了!

不行,必须要忍住!

一股强大的意念驱使,沈倾儿强忍了一路,车子终于抵达祁公馆外。

沈倾儿率先下车,连走带跑的奔向祁公馆门卫处。

林泷刚才开车时YY了一路,下车后有点得意忘形,认定她逃不掉,就没有跟上她的速度,慢条斯理地走着,尽量保持绅士风度。

沈倾儿抖着手从口袋里翻出结婚证,递给看门的哨兵,急道:“我是沈倾儿,我要见祁先生。”

哨兵接过结婚证快速扫了眼,眸底一惊,礼貌地说:“沈小姐,请你在这里等片刻,我要进去汇报一下。”

沈倾儿咬着牙催道:“麻烦快点。”

哨兵点头,小跑进公馆。

沈倾儿视线越来越朦胧,身体软得几乎要站不住身体,抬手扶住门,脑袋无力地靠在铁栏上。

林泷走了过来,目光跳过沈倾儿,看向庄严肃穆的祁公馆。

这个地方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所有男人的梦想,能够在这种地方上班的人,哪怕只是门口站岗的哨兵,都是相当厉害的角色。

林泷做梦都想到这种地方上班,可惜没这个能力,也只能仰望仰望。

很快走到沈倾儿身侧,抑制不住内心的贪念和男人的优越感,扭头问沈倾儿,“他们怎么说?”

沈倾儿咬牙说:“等等,已经有人去汇报了。”

话音刚落,刚才给沈倾儿通风报信的那哨兵跑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沈小姐,您快请进。”

不等她说话,林泷抢着说:“我女朋友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要跟她一起进去照顾她。”

哨兵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冷冷地说:“不相干人士不得进入公馆,也不得在公馆门口逗留,请你到边上去等。”

林泷被怼死了,同时他隐约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沈倾儿抓紧时机,急忙对哨兵说:“快让我进去!”

那哨兵点头,意示门卫开门。

电子门自动打开,沈倾儿赶紧跟卫兵一起走进去。

林泷微微眯起眼睛,不甘心地握拳。

***,他上当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她能轻易进入祁公馆,而他进不去。

此地不宜久留,回头再找那贱人算账。

林泷立即走回车里,驱车离开。

……

沈倾儿走在低调奢华的大理石地板上,感受到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和肃静,连空气中都带着正气,这里便是姐姐上班的地方。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无弹窗 第13章 快让我进去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小说大结局 精彩点评
现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沈倾儿,小姐)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沈倾儿,小姐),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玉司司

作者:

玉司司

VIP精品试读

  • 《问道章》问道章全文免费阅读 调教 问道章娘受

    问道章

    主人翁是段玉,白毫山的网络小说《问道章》此文是文抄公新出的游戏文,文笔淋漓尽致设定跌宕起伏,绝对是极力点赞的辣文,主要章节节选 “若我所料不错,白毫山的上元天师也来了,之前就藏在帐篷之中,还仔细地查看过我……”走出蒙古包之后,段玉心底也是长出口气。上元天师乃是白毫山的定海神针,这次前来草原,足见非同小可。幸好自己的识海内敛,没

  • 《染爱的都市》爱看书吧小说 直人 染爱的都市同人

    染爱的都市

    《染爱的都市》作者:房馨,现代言情类型佳作,传奇人物:张倩,包里,本网络创作书中主线围绕:街上的阳光很温和,照在人身上有一种暖洋洋的醉意,莹莹逛着繁华的商业街,从一家店铺逛到另一家店铺。手机响了,她一面走一面翻着包,由于包里各种必备品很多,手机又没放在固定的口袋里,翻了半天,才翻到手机,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