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爱你,流年易逝》爱你,流年易逝结局 第2章 一半的许氏 爱你,流年易逝傲娇受

婚恋 | 江小蔻,爱慕 | 互联网 | 2020-03-26 12:41:02

《爱你,流年易逝》爱你,流年易逝结局 第2章 一半的许氏 爱你,流年易逝傲娇受 导读
《爱你,流年易逝》是石樱粉新写的一本婚恋网络故事,内容环环相扣,文笔极佳,不容错过。《爱你,流年易逝》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江小蔻回来了。两年前,也是八月。父亲许端宁从集团大楼三十层的总裁办公室一跃而下,只留给许音音一个负债累累的许氏和未见最后一面的遗憾。她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音乐大赛中途飞回来,来不及换掉演奏的礼服,在午夜
《爱你,流年易逝》爱你,流年易逝结局 第2章 一半的许氏 爱你,流年易逝傲娇受 免费试读

江小蔻回来了。

两年前,也是八月。

父亲许端宁从集团大楼三十层的总裁办公室一跃而下,只留给许音音一个负债累累的许氏和未见最后一面的遗憾。

她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音乐大赛中途飞回来,来不及换掉演奏的礼服,在午夜十二点的凉风里徘徊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横下心走进那光怪陆离的会所。

“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当她近乎艰难的说完自己的意图,那个英俊如斯的男人只是淡淡一笑,掐掉手里的香烟问她。

“一半的许氏。”她说。

“许氏是无底洞还是摇钱树,只在韩先生的一念之间。我们结婚,许氏之后的股票浮动便是我们两个人的共同财产。我只是个小提琴手,不会干涉公司的任何事,只要韩先生愿意给我一半,就能得到另一半,并且如果哪一天韩先生若想收盘,我无条件离婚。”

韩东野终于笑了,“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买卖。”

这就是他们的婚姻开始。

纨绔危险的商界天之骄子和不谙世事的小提琴手,一场冷薄谈判,两年同床异梦。

如今,他终于想收盘了。

因为他心里的维纳斯,那个美艳动人,家境贫寒却一直受韩东野资助的女人,一步步攀爬,终从美国留学归来,留在韩东野的公司做顾问。

第二日便是韩氏庆功宴,别墅里灯火通明,他拥着江小蔻站在众人之间,英俊的眉眼和她妩媚的身姿相映衬,刺痛了刚从医院回家的许音音。

“许小姐——”

她和韩东野的婚姻隐秘,知晓的人不过,此时她本也想悄悄的回到房间去,江小蔻却从楼梯角叫住她。

“啪——”

刚回头她脸上便受了狠狠一巴掌,江小蔻收回手,怒的咬牙切齿,“东野说,你不肯离婚?”

她愣愣的捂着火辣辣的脸,紧咬唇不说话。

“你识相一点!当初你们因为什么结婚的你很清楚,现在东野他要娶我,你若是还霸占着韩太太的位置不肯放,有你好看——”

江小蔻精心施了妆容的脸上全是狠辣,她在背后捏着医院单子的手指紧的微微颤抖,仍是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强笑,

“我很想知道,江小姐如何叫我好……”

“哗——”

她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猩红的液体直剌剌的泼过来,江小蔻将一整杯红酒尽数泼在她头上,酒杯一把摔在她脸上,“贱人,你以为你在跟谁这么说话!”

眼睛里火辣辣的痛意袭卷着许音音的神经,她睁不开眼,磕倒在身后的台阶上,江小蔻尖锐的高跟鞋朝着她的脸正踩下来,韩东野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后面想起,

“你们在干什么?”

“东野……”许音音擦了下脸,抬起眸看着她永远英俊慵懒的丈夫,眼泪不住落下来,“韩东野,我们可不可以不离婚?”

他低头看她,蹙起眉头,“你跟小蔻说你不愿意离婚?”

她太心急,一把拉住他的腕,顾不上身上的狼狈,“东野,你听我说……我们不能离婚,别和我离婚……”

《爱你,流年易逝》爱你,流年易逝结局 第2章 一半的许氏 爱你,流年易逝傲娇受 精彩点评
说实话,石樱粉这本带点婚恋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江小蔻,许氏)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石樱粉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石樱粉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作者相关

石樱粉

作者:

石樱粉

VIP精品试读

  • 《万法仙杖》万法仙杖精校 T吧 万法仙杖cj

    万法仙杖

    《万法仙杖》为能优斯特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大唐朝廷自李亢崩后,对海疆的政策急剧转变,从主动进攻,变成极度保守。但是海族猖獗,若无人抵抗,肯定要侵蚀陆地领土。当今天下,唯有煮海客和精卫岛两大势力,是对抗海族的两大支柱。相比封闭的精卫岛,煮海客则

  • 《快穿男神大人的小娇妻》快穿系统:男神大人撩上下载 耽美 快穿男神大人的小娇妻小说TXT

    快穿男神大人的小娇妻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快穿男神大人的小娇妻》的网络小说,是作者素衣楠木创作的科幻空间网络故事,网络创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洛玖歌身着一袭白色纱衣,轻薄的纱衣上纹着三枝蓝色妖姬,洛玖歌那完美的身材在纱衣下若隐若现。她那细致乌黑的长发,懒散的披于双肩之上,摘下来她那微有沉重的面具,戴上了白色的面纱,明亮的眼眸中蕴含着星辰,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