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弹剑拂秋莲》携手弹剑 第一章 捡了个人 弹剑拂秋莲全文阅读

玄幻言情 | 老太太,陈院长 | 阅文集团 | 2020-11-17 18:53:28

《弹剑拂秋莲》携手弹剑 第一章 捡了个人 弹剑拂秋莲全文阅读 导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弹剑拂秋莲》的新书,是作者介子风撰写的玄幻言情佳作,新书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徐念之醒了过来,头痛,四肢痛,全身都痛,眼睛不能睁开。但他确确实实还活着,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了。耳朵是最先能利用起来的器官,他听到了隐约的水声,清脆的鸟啼,只属于树林里的虫鸣。没有人声,他判断出,这是一
《弹剑拂秋莲》携手弹剑 第一章 捡了个人 弹剑拂秋莲全文阅读 免费试读

徐念之醒了过来,头痛,四肢痛,全身都痛,眼睛不能睁开。但他确确实实还活着,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了。

耳朵是最先能利用起来的器官,他听到了隐约的水声,清脆的鸟啼,只属于树林里的虫鸣。没有人声,他判断出,这是一个安静的野外,没有感觉到寒冷,这也很好,野外的寒冷是致命的,甚至不用别人再下手,老天爷就可以把人收走。

他努力地想把眼睛睁开,因为已经感觉到了外面世界的光亮,这是白天。不能掌控的感觉让他有点紧张,但他开始放松呼吸,让呼吸变得平缓,然后忍着极度的疼痛让呼吸更深一些。很好,他的身体更加平静和放松,精神才能更敏锐地感受周围。

接下来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全身,是暴露在空气中的。他并没有觉得不自在或害羞,他对裸体并没有感觉,他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危险,毕竟这样更容易暴露而被发现。身下是泥土,湿润且温暖,也许他躺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试图睁开眼睛,同时,从手指开始用力,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他痛得眼前直冒金星,但如果不努力,也许危险在下一刻就会降临。沉重的眼皮终于撑开了一条缝,呵,头上是湛蓝的天空,还有一缕白云,一股浓浓的喜悦之情冲上了心头,然后,他就又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他还是被痛醒的,有女人拍打他的脸,朝他叫着,声音短促,这是一种北方的方言,猜测应该是叫他醒来的意思。他想骂娘,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好在他有了更多的身体主控权,于是他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女人。

此时已经是暮色笼罩,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妇人蹲在他的右侧,见他睁开眼睛才没有继续再拍打。她的头发不男不女地扎成一把在脑后,鼻前戴着一对奇怪的水晶片,用黑色框子框着,服装更为怪异,类似仆从穿的短打衣裤,没有着裳,而且材质却无从分辨。

这应该是一个有着身份地位的女人吧,不知来自何方,穿着打扮着实让人奇怪,水晶做的物品价值不菲,不是一个常人能若无其事戴着的,只是不知道她的仆从在何处,让她这样和一个陌生裸体的男人呆在一起,实在与常理不符。她叽叽咕咕地对他说着话,听着是中原北方口音,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应该是中原人氏,话语间能勉强分辨出“危险”“哑巴”几个字,哑巴?也好,不明情况下装聋作哑是不错的方法,徐念之默认了她的错误判断,试图着点点头。

他仔细搜索着五脏六腑的真气,经脉不通,丹田被毁,此时的他比普通人情况更糟糕许多,他连行动的能力都没有。

天色渐黑,林子里飞鸟投林,此时可以看出,他置身之处是一处山林里,旁边树木高大浓密,不见其他人踪迹。可听到溪水潺潺之声,不远处应该是有一处水源。

女人从旁边一个硕大的袋子里,拿出一套短打衣裤,貌似要给他穿上,可那也确实太短了点,徐念之心想,他猜这是她孩子的?他这个八尺男儿可怎么穿呢?

等他被扶着坐起后,他才无比惊异地发现,他的腿干瘪瘦弱,而且一根腿毛也没有,难道这是一双女人的腿吗?而两腿之间那缩成一团,小的可怜的小雀雀似乎在提醒他,这就是他,只不过不知道什么莫名的原因,让他回到了十三岁左右时候的身材,古铜色的皮肤也好似被水洗掉了,露出白净的底色,虽然此时都是泥巴青草汁的脏痕。手当然也是,少年的清秀修长的手指,当年学琴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后来,也许是拉扯缰绳,也许是挥舞大刀,还有拉弓射箭摸爬滚打,他的手变得浑厚有力,如虬结般青筋隆起,还有大大小小的疤痕……不,他好似忘了自己的手到底是什么样的了,他几乎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身体,记忆中的手,是来自哪个伙伴或是敌人?往事忽然间呼啸而至,在他脑海里搅作了一团,现实却魔幻且惊悚,他不由闭上了眼睛,让他忽视了在他的蓬乱头发下,左乳下方心脏的位置,多了一个陌生的图案。

不容他做出任何挣扎反抗的动作,这套短打衣服已经套在了他身上,灰色的短衣,袖子竟然只有三寸长,黑色的短裤,不是绸缎更不是细麻,竟然是棉布,这种面料只在南方见过,是富贵人家才有的,可仅仅到他的大腿中部,这是苦劳力都会不屑一顾的长度,为何不直接做成褂子呢?那样才更省布料。而这个女人居然把这样一套衣服放在随身袋子里,未必她的孩子离此地不远?

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当然比一个为他穿衣的妇人更危险。徐念之默默想着,他必须尽快恢复行动力,眼前一切让人难以判断,充满着诡异和不安。妇人给他穿衣后,暂时没有管他。她轻快地从远处拖来了一些干柴,用一个小小方形的盒子,只在上面咔嚓按了一下就生出了火苗,和他平日用火石击起的小火星比较,简直如黯星与日月之对比,让徐念之顿时大吃一惊。好在瞬间燃起的小火堆,让人安心不少,女人从袋子里摸出一块亮闪闪的方块,貌似锡箔纸,这也是南方极少见的,只在某些富商的私人作坊少量有,当然与这个女人手里的还是有区别,且一打开就散发出香甜的味道,原来里面包着一块干粮,徐念之顿时感到肚子里急切的呐喊,他需要食物和水。

没有让他失望,一个奇怪的瓶子,透明似水晶但很轻,里面是满满的清水,送到了他的嘴边,张开嘴喝几口,顿时精神好了不少。貌似糗(古代干粮,用米面豆类炒熟磨碎,再加水搓成条晒干,能储存很久)的食物有点硬,但味道比糗香甜,妇人掰成小块塞到了他的嘴里,同时也塞一些到她自己嘴里。就这样,他们共着吃完了这一块糗,虽然不多,但好像也填充了肚子。

月亮渐渐升起,密密的林子,此时神秘安静,仿佛掉进了沉寂的黑暗中,偶有风声吹过,树木微微摆动,沙沙作响,投下斑驳不可捉摸的阴影,有小兽在林间窥视。

女人四处打量,似乎意识到有些害怕,但她袋子东里西很不少,不一会,她又拿出一团布料,用一些“铁杆”一撑,就成了一顶奇怪的帐篷,当然那不是铁或是钢,看上去更为轻便结实,徐念之判断。如果军队里采用这种帐篷,该多么省事。不对,若是这种材质做成箭头,岂不是又锋利又射程远?但徐念之马上一声苦笑,自己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还想什么行军打仗?今日所见所闻已经非同一般,多思无益。折腾一会,妇人又拿着毛巾和一个小刷子去了溪边,大概是去洗漱,女人就是麻烦,哪个世界都一样,他暗暗想。

是的,此时的他,在将近一个时辰里,了解到了自己来到了一个异世界。这个世界和自己所熟知的应该有很大的不一样,除了这个妇人身上没有一件物品是他认识的,还因为她的言语举止。

庆幸的是,树木天空是熟悉的,林间天空上隐约可见的星星和月亮是熟悉的,而且这个女人的黑头发黑眼珠,模糊可辩的方言,说明这是和中原很接近的一个地方,而不是蓝眼珠黄头发或是黑皮肤的异族之地。他强定心神,安慰自己。

洗漱后的妇人,又去捡了一些柴保持着火。她拿出一个能发光的小方盒,看了一会后叹着气塞回口袋,说“没有信号”。信号,徐念之想起了那个宫门口的红灯笼,那摔下的酒杯……

他被安置在火堆边,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身上被轻轻盖了一件薄衣,妇人进了帐篷,不多久就发出平稳的呼吸,她睡着了。看来这里就他们两个,目前的一切都是安全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睡的地方不妥当,草地,这个时候是干燥温暖的,但在山里到了半夜,它就会慢慢布满露水,估计到了早上,他就会全身是湿的了,这对他看来比较脆弱的身体极为不利。此时他无力反抗,只能腹诽这个女人实在是不懂常识。

徐念之看着天空上点点繁星,有点淡,好似有薄薄的一层轻雾,那熟悉的星空,可以辨明方向的星宿,他还是在中原大地上的吧?安静的四周,熟睡的妇人,他记忆中姨母温柔的拍打,低声的呢喃,多久没有想起过了,为何在今夜浮上心头?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没有死,还遇到了这个奇怪的妇人,但冥冥他已经预料到,不仅过去回不去了,他是身体回不去了,他的世界也回不去了。

没有多做感叹,他开始了修炼。

是的,他是一名修真者,虽然尚未筑基,但他早就不是普通人,他更常做的是用俯瞰的眼神看待终生,即便他就是从这众生中脱颖而出的。炼气六级,是他上辈子已经达到的境界,这已经超越凡世中很多人,让他在军队中所向披靡,在和仇敌周旋中常常得以保全性命。虽然他最后死在了筑基者手里,但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他认。

《弹剑拂秋莲》携手弹剑 第一章 捡了个人 弹剑拂秋莲全文阅读 精彩点评
介子风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玄幻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介子风自传意味的《弹剑拂秋莲》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介子风

作者:

介子风

VIP精品试读

  • 《歌唱的向日葵》歌唱的向日葵艾瑞思 忠犬攻 歌唱的向日葵801

    歌唱的向日葵

    火爆作品《歌唱的向日葵》是艾瑞思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本网络故事的主要人物林萍,大芬,精彩内容:梓洁代表欧洲巴德公司和岷都医学院药物经济学专家张月教授合作的“药物经济学研讨会”项目,如火如荼的有了新进展,她和张月教授的合作也得到了老板欣然和公司的大力支持,她开始进入一步步的项目的筹备中,外企的合

  • 《穿越蛮荒种田忙》穿越蛮荒种地忙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穿越蛮荒种田忙清水文

    穿越蛮荒种田忙

    《穿越蛮荒种田忙》由网络作家娇客行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顾卿,闻言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真是不闻则已,一闻惊人!这一闻清楚了,千黎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他的嗅觉不会出错,这个套子上沾着的绝对是雄性和雌**配时产生的爱1液,味道十分强烈。千黎的心底顿时一沉,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疑惑。莫非小雌性真